拼搏在线首页 > 原创帖文 >


真诚地尊重与热爱鲁迅
真诚地尊重与热爱鲁迅——读曾彦修撰《鲁迅嘉言录》一书《献词》的感想



12

■薛德震 杨瑾

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曾彦修编的《鲁迅嘉言录》,曾老亲笔题签赠我们一册。我拿到手中,真可谓爱不释手,因为我知道这是曾老晚年花了很大功夫,精心编辑的一本精品图书。我的目光首先被《献词》所吸引。这篇献词可不是应景文章,它可是一篇高质量的、精彩的研究鲁迅的学术论文,我为它的深邃的、理性的、缜密的逻辑力量所震撼。现将我的读后感写下来,与大家共享。我写好此文的初稿,首先请老伴杨瑾阅读提意见,修改后她表示同意,所以用我们两人的名义发表。

一、要将鲁迅从神坛上请下来,使其成为真正大写的“人”

近二三十年来,在中国,对鲁迅的态度和评价出现了许多新的情况,不但引起了某些人的担忧,也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曾彦修同志正是针对这种情况而编辑这本书和撰写这篇献词的。

献词开宗明义地说:鲁迅的作品近二三十年来,在中学大学的阅读课程及一些读者中,渐渐面临某种困难局面,因而不得不在语文教材中减少或更换篇章。这一现象迟早是会出现的。原因是,很长一段时间什么都要拉到“阶级斗争”上,于是,鲁迅的作品,自然就被拉来充了数。教师不得不为此勉强陈说,学生则弄不通是怎么回事。积久至今,问题终于爆发:一些教师敢于公开提出这个问题来质疑了。

那么,应当怎样评价鲁迅呢?曾彦修把对鲁迅思想的研究分为两个时期,把1927年以前称作前期,把这之后称作后期,并尖锐地提出鲁迅思想发展的这两个时期哪一个更重要?他接着毫不含糊地回答:前期更重要,并加以论证说:“鲁迅根本上是一个思想启蒙者,他的思想像‘惊蛰’的春雷,第一个在黑夜沉沉的旧中国,震动了一些神经敏感的知识分子的灵魂;然后又经过这些知识分子,起而唤醒民众从专制、愚昧、残暴、封闭、落后、保守,特别是麻木等等旧传统的包围中灵魂觉醒过来。正是有了鲁迅的这第一声‘呐喊’,中国才开始出现了真正的‘人’———更出现了女人也是‘人’的观念。仅此一项,鲁迅就功在千秋,功过前史。”“如果我们从实际出发,从三千年历史发展的大局出发,从已过去的八九十年的历史看,对中国文化今后的发展,特别是对中华民族素质的改善来讲,那就恐怕还是前期的鲁迅即 ‘启蒙思想家’ 的鲁迅,比后期重要得太多了。”“从根本上说,鲁迅可以成为,也应该成为中华民族的共同旗帜,共同骄傲的。”

二、鲁迅是属于全民族的

鲁迅真正伟大之处在什么地方?曾彦修响亮地回答:鲁迅是一位空前的、伟大的启蒙思想家,他的根本的历史功勋是在中国发现了一个“人”字。《献词》中是这样说的:“鲁迅着重传播的正是欧美自十五世纪以来五拼搏在线下载个世纪,即文艺复兴、启蒙运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运动等等几百年积累起来的反蒙昧、反专制、争人权、争自由、争平等的思想。鲁迅的伟大之处在于,他不是简单地介绍上述这些进步思想,而主要是结合批判中国的腐败思想、制度一起来勇猛地进行的。这一巨大特点,确实是其他成千上万的欧美留学生所未能办到的。说得确切一点,是鲁迅一人在中国有点近乎独力和力竭声嘶高声呐喊,中国才有了‘人’的发现。”恩格斯在完成马克思的遗愿所著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这部名著的结尾处引用摩尔根的一大段话作为结束语,也就是结论,是全书的精华之所在。在恩格斯看来,摩尔根所说的下一个更高级的社会,或如马克思所说代替那资产阶级旧社会的新的“劳动者联合体”、“自由人联合体”,应当如摩尔根所说将是古代氏族社会的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复活,但却是在更高形式上的复活。这种既践行于古代氏族社会的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又将以更高的形式复活并践行于未来新社会的价值理想,是不是一种普世价值?这无疑是一种普世价值,对这种价值的追求、理念是马克思主义的普世价值观。在完成马克思的遗愿的这部名著中,恩格斯继承马克思,对摩尔根关于古代氏族社会的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场景的描述是非常赞赏的。在这种真实生活现实的基础上形成了关于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价值观,这是真正唯物主义的历史观和价值观。我希望人们再认真地重新读一读恩格斯的这部名著,你一定会承认鲁迅的思想与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是相通的,他们的思想都是人类文明发展大道上的结晶,是十分宝贵的。

曾彦修接着又进一步分析说:“我以为,研究鲁迅的根本改善方法,是必须首先把鲁迅请下神坛,实事求是地来研究鲁迅一生的著作才有可能。几十年硬把鲁迅定为某个阶级、政党的代言人的做法,其实恰恰是孤立了鲁迅的做法,结果正好是把鲁迅的全民族伟大代表的资格取消了,致少是大为降低了。”

鲁迅是属于中华民族的、中国人民的。关于“人民”,我想作些许的论说:

1.从历拼搏在线首页史发展的角度来说,“人民”是永久的永恒的存在,只要人类社会还存在,人民就永远是历史发展的主体,是社会的主人,是人类社会发展和进步的内在动力与力量源泉。而阶级和政党,都是历史发展一定阶段的产物。就拿无产阶级来说,它也只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产物,具有历史的阶段性。但是,无产阶级是历史上最为强大的一个阶级。它之所以强大,正如马克思所说它是能够自己解放自己以至解放全人类的一个阶级。这种强大的突出表现是它自觉地认识到只有消灭无产阶级自身和同时消灭产生无产阶级的社会条件即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无产阶级以至全人类才能获得真正的解放。正如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所说:“要不是每一个人都得到解放,社会也不能得到解放。”

2.再从数量和概念的外延来说,人民涵盖了全体社会成员,是“人”的群体总称,而阶级与政党不管如何强大,它永远只是人民中的一部分。

3.从现实政治上来说,在急风暴雨式阶级斗争年代,强调阶级斗争有其现实的必要性与合理性,但在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今天,再作这样的强调,就有点不合时宜,甚至会造成分裂社会和族群,导致社会的不稳定和震动的恶果。正是因此,在进入改革开放年代后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央全会在其正式文件中,对过去的许多重要的论断和提法,作了许多重要的改变,例如在党章中对党的性质,将其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改为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从党的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以来,更加强调要以人为本,更加强调坚持人民的主体地位,要把人民放在共产党人心中的最高位置,共产党人的根本任务就是要为全体人民谋福祉。千万不能对这些重要的发展和变化轻而视之,试想一下,如果仍墨守陈规,喊旧口号,那会是一种什么局面?“文革”时那种群众斗群众的惨相人们还记忆犹新。“阶级斗争”是柄双刃剑,你用别人也能用,“文革”期间有人将其强调到登峰造极的程度,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最后只得把那个疯狂鼓吹、瞎折腾的“四人邦”抓起来,才结束了“十年动乱”,走上安定团结、依法治国、改革开放的复兴之路!这个沉痛的经验教训千万不能忘了。

4.从作为无产阶级革命作家领袖、左翼文学家的精神领袖鲁迅自身的思想逻辑来说,他之所以革命,并不是为革命而革命。他之所以能在黑夜沉沉的旧中国发出那样振聋发聘的呐喊,正是为了反蒙昧、反专制、争人权、争自由、争平等,完全是为了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国民性”的改造。曾彦修说:“这些,才真正是鲁迅最重要的伟绩,对全中华民族永不磨灭的伟大的历史贡献。”“鲁迅一生梦寐以求的,是中国的富强,现代化与民主化。”

三、铸造“民族魂”是最为艰巨的精神文明建设工程

曾彦修在献词中说:“鲁迅这个思想家伟大在什么地方呢?根本上是在于他梦想要改造中国人的灵魂(国民性、国民精神、民族素质等,含义均相同),这才是鲁迅真正的、空前的民族英雄精神之所在。”鲁迅留学日本开始是学医学,后因看到中国人对日军屠杀中国人是那样地麻木,于是毅然放弃医学,改宗文学,他认为首要的任务是先医治好民族的灵魂,“由此,《狂人日记》 出来了,《阿Q正传》出来了,《灯下漫笔》出来了,鲁迅的文章像一座座火山一样爆发了!”为人民服务需要把人民放在心中的最高位置,而鲁迅为改善改造中国人的“国民性”,净化和提升中国人的精神素质,他的笔下描写了多少普通中国人心灵深处的丑陋,针砭了多少普通中囯人的恶习与麻木。他为什么能勇敢地这样做?正因为他心中珍爱着每一个普通的中国人,为了每一个中国人心灵的真、善、美!这是只有把人民放在自己心中最高位置的人才能做到的。正如曾彦修所说:“我还要特别指出一点,鲁迅有一些论点往往是泛指全民的,他不会说漂亮话骗人。例如,他说暴君的臣民往往比暴君更暴。这只有鲁迅才敢这样坦然,这样说真话。他不会说‘劳动人民’不在此限之类的假话。鲁迅为的是改造全民族的‘国民性’,他不得不如此痛下针砭。不对么?一个‘文革’,岂不是把鲁迅的话加倍地证明了么?”

铸造民族魂今天显得特别重要。曾彦修在献词中严肃地指出,现在社会风气充满了唯官、唯金、唯名的“三唯主义”一类东西,深入到普通人群的骨髓中去了。这对改善一个民族的质量来说,是一个严重的逆流。1936年鲁迅逝世后,上海进步文化界人士推崇鲁迅是中国的“民族魂”,曾彦修认为“这个评价,在中国是应该永远有效的”。在献词的结尾处,曾彦修喊出了“救救鲁迅”的呼号。“救救鲁迅”是什么意思?“就是把鲁迅从神坛与框框中解放出来,让人们比较自由地来研究他。鲁迅是骂不倒的;但却可能会被一味的、片面的、不当的歌颂所孤立、所淹没。”“救救鲁迅”就是要救救鲁迅的精神,救救中华民族、中国人民的灵魂,这是最深层的精神文明,那种浮光掠影的、形式主义的花架子是无济于世的。这中间最为关键的是要净化人的灵魂。而净化灵魂首先要净化领导者、教育者的灵魂。这是最为艰巨的,不可等闲视之。曾彦修说现在有一种“三唯主义”一类的东西,这实际上就是一种现代愚昧、现代迷信。破除这些东西的法宝,就是再来一次思想启蒙运动,用今天的语言来说就是再来一次思想解放运动。“救救鲁迅”是新的一声震撼中国人人心的呐喊,在新的思想启蒙、思想解放运动中鲁迅的作品与思想仍然会发挥伟大的作用。

四、对任何伟大的思想家都应当进行实事求是的分析,这是对他们的最大最高的尊重

曾彦修说:“天下事没有例外:凡不能批判的人,都不可能是伟大的,因为说明他经不起批判。”这话说得是何等的深邃和富有哲理!我们对马克思主义也应当采取这种科学的态度和正确的做法。对任何伟大的思想家都应当进行实事求是的分析,这是对他们最大最高的尊重。马克思是我们公认的伟大的思想家,对他的著作和思想,绝对不应当像宗教徒对待《圣经》那样。其实马克思本人对自己的学说和思想,就是采取严格的科学的分析和批判态度的。1877年10-11月马克思在给《祖国纪事》杂志编辑部的信中,对有人要把他在《资本论》中关于西欧资本主义起源的历史概述,彻底变成发展道路的“历史哲学理论”,说“一切民族,不管它们所处的历史环境如何,都注定要走这条道路”,把马克思关于西欧资本主义发展道路变成一条死的公式,原封不动、生搬硬套到俄罗斯,非常生气地说:“但我要请他原谅,他这样做,会给我过多的荣誉,同时也会给我过多的侮辱。”(《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341-342页)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某些人对鲁迅所采取的态度和做法,就是给了他“过多的荣誉”,同时也给了他“过多的侮辱”,不是真正的尊重和热爱鲁迅,而是确确实实在降低鲁迅。只有将鲁迅请下神坛,恢复他的作为大写的“人”的真实面目,实事求是地对待他、研究他、分析他,才是最为真诚地尊重和热爱鲁迅。对待任何伟大的思想家,我们都应当采取这种态度和做法。

在马克思的著作和思想中,的确蕴藏着丰富的对属于全人类的普世价值的追求。马克思主义所以能够长盛不衰,正因为其中存在这种普世价值。马克思和恩格斯真有先见之明,在一百多年前就预见到会出现这样的人,他们会公然认为马克思主义是理论上的反人道主义、反普世价值,所以恩格斯在完成马克思遗愿的《家庭、私有制和囯家的起源》这部名著的结束语中用毫不含糊的语言告诉人们一个历史真相、一个科学真理:在原始氏族社会中就存在一种原始朴素的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生存和生活状态,这是一种现实的存在,在此基础上所形成的对生存和生活价值的追求、诉求、向往、理念、论证、论说等观念形态的东西则属于价值观范畴。恩格斯认为在原始氏族社会中存在的原始朴素的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在代替资产阶级旧社会的新社会中将会在更高的形式上复活。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普世价值观。这是真正唯物主义的历史观和价值观,是马克思主义的真精神,是受到当代中囯人民珍惜和拥护的真精神。但是,有人却要否定,不但否定还要批判。八十年前鲁迅也曾质疑过某些人讲的马克思主义并不像是真的。国人面前现在还摆着辨别真假马克思主义的问题。人们应当提高警惕,增强辨别真伪的能力,谨防受骗上当。在全球一体化、地球日益成为“地球村”的今天,在全人类的生存生活面临许多严峻的挑战和威胁的今天,更需要发掘和弘扬马克思主义的这种普世价值。这是使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永葆青春活力的必由之路。否认马克思主义中有丰富的人道主义、普世价值,把马克思主义说成是理论上的反人道主义、反普世价值,不但根本不符合事实,而且是非常愚蠢的,是一种现代愚昧,是在抹黑马克思主义。把人道主义、普世价值说成是资产阶级的专利品更是对资产阶级的一种美化。某些人总爱把人民群众所需要的、所喜欢的、所追求的东西说成是资产阶级的,拿“这是资产阶级的”这顶大帽子来吓唬人。这种战术,“文革”期间被某些人用滥了,已经破产,但是近来有人又从箱子底下翻腾出来,拿在手中挥舞,国人不能不加警惕。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目的是全人类都获得解放,共享人类文明发展的共同成果: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公平、正义、人权、人道,人人都过上人的生活。这是我们所说马克思主义具有普世价值的最为根本之点。这不仅是中国人民的梦想理想,而且是世界各国人民的梦想理想。这不是资产阶级的专利品,是违反不得的。

周扬晚年理论上的一个贡献是找回了可贵的自我反思、自我批判、自我扬弃的精神,抛弃了自己历史上所犯的“左”的错误,承认有马克思主义的人道主义,过去对人道主义的批判是错了。周扬晚年作出这样的贡献是难能可贵的,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就其思想内容来说,他是认同了鲁迅所崇尚的伟大的启蒙思想的。

读过献词后,继续阅读鲁迅本人的嘉言,可以说每一篇、每一条、每一句都印证了曾彦修所撰献词的真实、准确、深刻,具有强大的说服力与穿透力。曾老从九十二岁开始,以其高龄有病之躯,持续花了两三年的心血编辑此书;人民文学出版社又独具慧眼,将这本书作为精品推出。这一切都表明了他们对鲁迅及其精神的真诚的、深沉的尊重与热爱,所以,最后我们要向他们表示热烈的祝贺与感谢。